会鸽

2014,政府会议服务企业何去何从

2014-04-04    分类:新闻报道    人评论 次浏览

 作者:王青道

       前些天参加一个业界活动,会前与一位会议公司的负责人聊天,她说最近有些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她的公司多年来一直承接一家中央政府机关的会议,日子过得蛮不错。但从去年初开始,“新会风”刮走了一切,刮走了会议,刮走了收入,还刮走了他们公司的大部分员工。从目前的阵势看,好日子恐怕是回不来了。转型?怎么转?长期以来形成的工作模式调整起来有些困难。这一类企业很多,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才能对其有所帮助。

       一直以来,政府会议在全国会议市场中占有重要地位——约占四分之一的份额——这种中国特色的会议市场结构,成就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政府会议服务链条:专门负责政府会议策划与运作的会议公司;各种层次的政府会议接待酒店、度假村、会议中心等;主要接待政府会议的目的地管理公司(DMC);为政府会议展览活动提供服务的鲜花、礼仪、搭建、礼品企业等等。自从2012年12月“新会风”开刮以来,政府会议的繁荣景象就不见了。粗略估计,2013年,我国政府会议支出总额减少了三分之二。从一年多来中央不断释放的信息看,政府会议想要再回到从前的状态恐怕是不可能了。如果说去年还有人在等待观望的话,那么如今就到了“马上”决定该怎么办的时候了。

        会议市场由三部分构成,政府会议、社团会议和企业会议及活动。对全球会议市场发展情况分析后我们发现,政府会议是其中最小的一块儿,小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其实没有哪个国家会允许自己的政府花费大把的资金和大量的时间,在豪华酒店或者会议场所举办所谓的“政府会议”,更不会有庞大的政府会议服务链条。换句话说,政府会议的大幅削减,符合国际会议市场运行的基本逻辑。在我国政府会议市场以往的服务链条被打破之后,相关的会议服务企业该怎么办?如果不考虑转行,就只剩下做企业会议和社团会议市场一条路了。可是通过分析后,我们会发现,这两个市场都很难做。

        企业会议及活动是会议市场中最大的一部分。“会议”是所有企业运营管理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企业会议的数量将随之增多,规模也会进一步扩大。去年以前,企业会议市场占我国会议市场55%左右的份额,这次政府会议大幅下滑,使我国企业会议市场的相对份额提高到了三分之二以上。一般来说,企业会议及活动市场被划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以中小企业为核心的中低端市场,另一个是以国内外知名企业为主的高端会议及活动市场。在我国会议市场中,企业会议及活动处于最高端,并形成了所谓的高端会议市场链条——国内外知名企业——知名传播集团与会奖公司——国际酒店集团及度假村等。从会议服务要求的等级来分,企业会议及活动处于会议市场的顶层,要求最高,难度最大,这与内容和形式都比较简单的政府会议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会议服务企业向企业会议市场转型,并与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会议与奖励旅游公司展开竞争,其成功概率之低不难想象。

        社团会议市场呢?除了政府会议之外,中国与发达国家会议市场的另外一个区别,就是社团会议力量比较薄弱。这一点与美国协会会议在会议市场中占据制高点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社团年会(convention)的总量有13700多个,平均参会规模达1400多人,聚集了会议产业链最为优质的运营管理与服务企业,美国社团年会还成了各地会议与旅游局、会展中心服务的核心会议类型,从而写就了美国会议展览业成功发展的辉煌篇章。由于各种原因,我国社团会议的市场化程度比较低,总体数量和规模远没有达到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符合的程度。与此相适应,除了少量的国际性、全国性会议之外,我国绝大多数社团会议并不需要专业会议机构参与,因此,简单的会场服务和目的地行程安排,便构成了大多数社团会议服务机构工作的全部内容。另外,由于我国社团与政府无法分割的血亲关系,主要针对政府会议的“新会风”同时也拉低了社团会议的支出总额,挤压了社团会议原本就不大的市场空间。

        政府会议服务企业的转型确实有点难。政府会议服务链上的其他成员,面临的情况也不大乐观。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新会风”愈刮愈烈的时候,以移动互联为代表的新一轮互联网革命的浪潮席卷而来,这又为会议产业链上的企业们带来了或许是更加严峻的挑战。移动互联风浪过后,不知道留下的还有谁?

    (作者系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会议》杂志总编辑)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tradenews.com.cn/html/zhongdianyuedu/2014/0317/4476.html

转载请注明: 会鸽 » 2014,政府会议服务企业何去何从

继续查看有关 新闻报道 的文章

0个访客评论